富国抢购防疫物资 美媒:“现代版海盗”

  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蔓延,美国与欧洲国家争购医疗物资。这一竞赛日趋激烈之际,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一些发展中国家被挤到一旁。

  一些卫生专家担心,发达国家对医疗资源的挤兑,对同样面临疫情威胁的发展中国家构成二次伤害。

  【难为“无米炊”】

  巴西是疫情最严重的拉丁美洲国家,新冠确诊病例已超过1万例。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公共实验室负责人阿米尔卡·塔努里说,他的实验室半数人员眼下“无所事事”,因为没有新冠病毒检测试剂供他们操作。

  “如果我们购买的商品要在60天后到达,那就太迟了……病毒传播的速度超出我们的预期,”塔努里说,“没有可靠的检测,那你就瞎了。我非常担心这里的公共卫生系统很快崩溃。”

  南非有200多个公共实验室,医疗网络甚至超过部分发达国家,但医疗物资严重依赖国际制造商。3月27日报告首例新冠患者死亡后,南非迅速采取行动,实行严格封锁措施,后续检测却遭遇瓶颈。

  南非政府传染病事务顾问弗朗索瓦·文特尔说,南非有能力开展大规模检测,但检测试剂迟迟不来,正危及应对疫情的全局工作。

  为此,南非全国医学实验服务中心已建立“作战室”,由20名员工不停与各地供应商联系,寻购检测物资和防护设备。

  【欧美疯狂“扫货”】

  一些发展中国家医疗物资紧缺的背后,是欧美国家“扫货”造成的市场严重扭曲。

  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塔努里说,过去数周一直在联系海外医疗设备制造商,试图满足每天200例的实验室检测试剂需求,但被告知美国和欧洲已经预订几个月的产量。

  世界卫生组织(WHO)分管物资供应的官员保罗·莫利纳罗说,现阶段,医疗物资供应商正面对不同国家的竞争性需求。当过度竞争导致价格上涨时,“中低收入国家将排到队伍后面”。

  赞比亚传染病研究中心成员查尔斯·霍尔姆斯说,该国购买口罩及检测试剂等医疗物资一直困难重重。制造商告知,无法确保交货日期,因为“其中大多数已被美国和欧洲抢购”。

  霍尔姆斯说,以N95口罩为例,一些中介商试图以高出平常五到十倍的价格出售。“许多富国进行相同的(询价)对话……企业可能只会照顾其中的最高出价,这就是生意。”

  《纽约时报》9日报道,欧美国家争相购买医疗物资及设备应对疫情,有关提价“截货”的报道正引发“现代版海盗”的指责声。

  上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一度援引《国防工业生产法》阻止3M公司向加拿大和拉美地区出口防护装备,引发可能造成“重大人道主义影响”的担忧。

  【没有赢家的竞赛】

  因抗疫医疗物资紧缺,一些发展中国家甚至被迫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求助。这一组织负责物资供应的官员埃特勒瓦·卡迪利说,正试图采购2.4亿个口罩,以帮助100个国家和地区,但迄今采购量仅为2800万个。

  与世卫组织合作帮助贫困人口的创新诊断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凯瑟琳娜·贝姆说:“一场幕后战争正在进行,我们最担心的是贫穷国家被淘汰出局。”

  英国体外诊断协会首席执行官多里斯—安·威廉斯认为,检测试剂等物资“此前从未真正短缺”,但全球大国都同时有需求时,就造成挤兑。

  一些卫生专家认为,帮助贫穷国家获得所需的物资符合每个人的利益。

  赞比亚传染病研究中心成员霍尔姆斯警告,发展中国家暴发严重疫情,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富国帮助困境中的穷国不仅是义务,对自身也有益处。”(徐超)(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于洋、杨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emailtechsupportservices.com